《终风》说的就是一个严肃面对爱情的女子,大一时的古代文学论文

图片 6

『君子之爱』图片 1《召南
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孔子说:君子如玉,君子像玉一样的。玉的品质,摸起来凉,实际上很温暖。君子大概就是现代说法–暖男,《关雎》的爱情,前半段是求而不得,后半段升华为情思深深,却没有邪念,人们不以占有为目的,不会不择手段地强取豪夺,虽然有哀愁,却从不会伤心。『长相思不如长相守』图片 2《卫风
伯兮》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古代夫妻离别,一个闺中独守,思念期盼,一个远在天涯,死生不明。在断了联系的时空中他们用炽热真挚的情感演绎着这样一首执著而悲伤的爱情恋歌。『不爱我就别来惹我』图片 3《邶风
终风》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大多时候,调情跟示爱差不多,其实示爱是真爱,而调情离真爱却远了。《终风》说的就是一个严肃面对爱情的女子,却不幸碰上一个调情爱好者的苦闷事。男子初见女子就对她笑容满面,还能说会道,开开玩笑,潇洒浪漫。而女子对此却满心忧伤,无法言说。她觉得爱情是一件严肃的事,就算一个人原本性格活泼,一旦遭遇爱情,也不由得变得庄重起来–严肃对待爱情这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事情。『生不同裘,死亦同穴』图片 4《唐风
葛生》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於其室。真情显露在悲怆悼亡时,诗写亡人的独处无人陪伴,正是为了写活着的人的孤独无亲,从而见出生前的相亲相爱,同心同德,以致于发出死后同穴的悲号。『孤芳自赏,谁来爱我?』图片 5《召南
摽(biào)有梅》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这是一首委婉而大胆的求爱诗。暮春,梅子黄熟,纷纷坠落。一位姑娘见此情景,敏锐地感到时光无情,抛人而去,而自己青春流逝,却嫁娶无期,便不禁以梅子兴比,情意急迫地唱出了这首怜惜青春、渴求爱情的诗歌。『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图片 6《小雅
隰(xí)桑》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诗以”隰桑”起兴,写桑叶的柔美,肥厚,进而青黑,正象征感情的层层深入,不仅言思念之深,情意之厚,更说出爱的道理:”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心中有爱,哪怕相距再远,未能说出,那爱也是永存的,那思念也是永存的。【转自古风部落|颜二】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大一时的古代文学论文,写的是《诗经》中的爱情诗。

论文交了,老师也没任何回复和评价,成绩算在期末总成绩里,也不知道写的如何。

现在,厚着脸皮将其中的几段贴了上来,希望各位老师多多批评。

《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初见,钟情

夜未央,人寂静。窗外月皎皎,伊人美如是。辗转不能寐,尽是伊人影。

忆今晨,湖氤氲。茵茵河中洲,雎鸠相向鸣。忽闻歌婉转,疑是天上曲。

谁人歌?如是美!依声切切寻,得女河之涘。参差荇菜间,且歌且菜之。

白玉手,灵巧芼。荇菜翠欲滴,伊人美且好。驻足痴痴望,心中碧波漾。

琴瑟弹,钟鼓响。一曲凤求凰,向伊表吾心。同结连理枝,双飞比翼鸟。

日高悬,梦忽醒。钟鼓声已绝,伊人影渐远。相思徒日增,何日再见伊?

《陈风·东门之池》

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以晤歌。

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以晤语。

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以晤言。

再见,倾心

人间四月天,归燕双飞鸟。东风拂翠柳,彩蝶舞百花。

行车至东门,浣女清池旁。纤手沤麻忙,曲歌婉转唱。

停车驻足听,此曲似相识。日思又夜想,今日终见伊。

弃车奔池旁,心有鹿乱撞。含情脉脉望,同伊相对唱。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曲终眼相望,万语千言情。

鸾凤相和鸣,两心相交印。月上柳梢头,相别黄昏后。

三步一回头,五步一转身。明日城之隅,同伊再相会。

《鄘风·柏舟》

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俩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泛彼柏舟,在彼河侧。髧彼俩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慝。母也在只,不谅人只。

反抗,誓死不相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苍天为证,誓死不离。

相遇相识,相知相许。情意相投,心心相映。

吾当此生,非君不嫁。蒲苇磐石,无转移也。

母勿相逼,吾心已定。母勿相劝,吾意已决。

《邶风·雄雉》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远,曷云能来。

百尔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读到这首诗的时候,不禁让我想起了《春思》中的句子“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古代征夫怨妇的爱情,在经历坎坷波折、琐碎沉闷、平淡无奇之后,才发现由此产生的依恋竟会以如此强烈的形式爆发出来。朝夕相处的体验,为思念中的想象提供了无数的触媒和内涵,让爱情变的更加坚实而厚重。分别的越久,思念和想象也就越强烈。如此便也能理解《春思》中的女子喊出“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了。

距离和爱情是个奇怪的搭档。有时候,距离让爱情更加的美好而诱人;有时候距离让爱情变的冷淡而痛苦。然而我想说,不管是什么,只要是真爱,那么便能经受住所有的考验!

《唐风·葛生》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城。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睹物使人感伤,悼亡更加让人悲痛欲绝。夫妻曾是患难与共,心心相印,奈何终难逃,一半在天堂,一半在人间……但最无情、最冷酷的恰恰在于:铁一般无可更改和挽回的事实就在眼前,迫使你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愿面对这冷酷的事实。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事实与意愿的尖锐冲突让人捶胸顿足,痛心疾首。我想起苏轼的《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重视相逢不相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一向给人豪情万丈,短于言情,然而在读道他的这首诗悼念亡妻的诗的时候,纵使是铁人,我想也会动容。“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的痛楚,似枯叶的经脉,根根分明,叫人好不痛心!

这便是我们先人的爱情,生不能同处,死也要同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