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观众能够接受中国南方的粤曲,这是中国第一支参加梅克伦堡音乐节的中国乐团

日前,由广东音乐曲艺团民乐团演奏的广东音乐精品音乐会《东方天籁》在德国黑森州哈瑙市CPH音乐厅进行了欧洲行的首场音乐会,青年琵琶演奏家杨婷婷、青年古筝演奏家蔡珊珊、高胡演奏家卜灿荣以及女子丝弦乐组合为德国观众送上了一曲曲广东音乐优秀作品。德国观众用热烈的掌声回报了广州艺术家的精彩演出。  广东音乐曲艺团的“四大名旦”也先后演唱了自己的拿手作品,梁玉嵘的《彩云追月》把现场观众带到了东方南国;陈玲玉的琵琶弹唱《昭君出塞》描绘了东方美女的独特韵味;何萍、李敏华的对唱《大洋之路》把观众带回几百年前中国人民与欧洲人民交往的历史。戏曲与声乐的结合,把音乐会推向了一个接一个的高潮,在场的700名观众如痴如醉。  该团著名指挥家李复斌说:欧洲观众能够接受中国南方的粤曲,我非常激动,我们的“四大名旦”终于名声在外了。

4月7日晚,广东音乐曲艺团民乐团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了一场广东音乐精品音乐会《东方天籁》(下图)。清脆明亮、流畅优美、节奏活泼的中国广东音乐迷倒了现场近二千名中外观众。  当晚7时30分,星海音乐学院教授李复斌执棒指挥广东音乐名曲《娱乐升平》,优美神奇的旋律,交响化的演奏,一下子把观众带入了东方南国的遐想;接下来青年古筝演奏家蔡珊珊演奏的古筝独奏《禅院钟声》、高胡演奏家卜灿荣演奏的《小鸟天堂》,让现场观众陶醉,掌声此起彼伏;陈玲玉、梁玉嵘、何萍、李敏华等“四大名旦”给观众送去广东乐曲的韵味;何克宁、黄鼎世、刘国强、叶建平、黄丽萍的广东音乐“五架头”小组奏《双星恨》所演奏出来的奇韵,更让现场观众久久回味;由潘芊芊女士领衔的女子丝弦乐组合《彩云追月》给人带来诗化般的享受;民族交响曲《步步高畅想》把晚会推向高潮。  演出结束后,李复斌指挥带领全体演奏家多次向观众谢幕,观众仍然依依不舍。乐团加奏了奥地利名曲《闲聊波尔卡》和广东音乐名曲《旱天雷》,观众和演奏家们一起在互动的节拍中再次把音乐会推向高潮。

北京时间24日凌晨2点,德国北部的乌里希斯湖森,杭州爱乐乐团在德国梅克伦堡音乐节上首次亮相。同时也是杭州爱乐成立两周年后,第一次出现在西方音乐观众的视线里。  梅克伦堡音乐节主席Matthias
Von Hulssen先生说,“我被这些年轻人的蓬勃所打动。Matthias Von
Hulssen先生说,之前我曾听闻杭州爱乐乐团是一支成立不久的年轻队伍,我对他们有期待,所以邀请他们来音乐节演出,这是中国第一支参加梅克伦堡音乐节的中国乐团。”  “听完他们的演奏,我被他们的朝气蓬勃所深深感染,这是一支令世界乐坛值得期待的队伍。”  德国,这次是以一种非常“出人意料”的方式欢迎来自西子湖畔的爱乐年轻人的。乐队驻扎在位于柏林约350公里的泰斯秀城堡酒店,到达的那一两天里,疾风疾雨,酒店窗外的一片高尔夫球场,也渐渐被雨水湮没,一些童话般的民居也时刻面临雨水的浸泡,当地的警察和消防队员在房屋四周严密查看。  另一个惊异,是乌里希斯湖森那座出色的剧院,杭州爱乐乐团就是在那里开始他们欧洲巡演的第一场音乐会。  那竟是一座由16世纪德国乡村仓库改建而成的剧院,呈长方形,四壁由不规则的大石头垒砌而成,剧院的屋顶是“人字形”,铺满了长长的木条。外面的光线,从几扇圆洞形的石头窗户中投射进来,厚实的木头大门轻轻合上后,如同时光被割裂成两半——外面是停满观众们开过来的奔驰、宝马等各色豪车的大草地,里面是如同中世纪般的优雅、矜持、慢吞吞。  杭州爱乐乐团团长邓京山和指挥杨洋,对德国人的巧夺天工非常欣赏,杨洋说,越简单的东西其实越棒,“像这样呈火柴盒式的、直筒形的音乐厅,具有一场音乐会所需要的最好的对声音的聚拢效果。”在一座由16世纪德国乡村仓库改建而成的剧院里,杭州爱乐整装待发,已经做好“西游记”首秀的准备。    亚历山大先生说他早在1947年就在上海展开了他的金融生涯,至今,在上海在香港,都依旧有他的业务在展开。“我喜欢中国,坐在剧院的位置上,闭上眼睛听你们年轻演奏家的演奏,有时候,听上去与那些国际上的一流乐团的演奏,竟无二致。”  另一个细节是由浙江民族乐团·江南丝竹小组带来的。就在杭州爱乐上演音乐会的前一晚,浙江民族乐团·江南丝竹小组的五名演奏家许奕、王涛、顾晓燕、顾捷、朱炜,在梅克伦堡音乐上展示了江南民乐的魅力。他们也是受音乐节组委会之邀,带来琵琶、古筝、笛子、大阮、二胡独奏等曲目,成为音乐节上相互映衬的两道东方风景。  7月24日晚,杭州爱乐乐团还将在梅克伦堡继续上演一场。接着还会马不停蹄地参加斯洛文尼亚的卢布尔雅那音乐节。  相关阅读  洛杉矶爱乐协会招待会
古筝二胡传扬中国古韵  德国作曲家推陈出新 三川呈现古老筝艺的现代性  “东方天籁”首场音乐会
德国观众热捧“四大名旦”